这一次 斯诺登自曝避难生活

时间:2019-10-09 11:42:37 | 作者:贵州新闻网 | 来源:新闻资讯网

  原标题:这一次,斯诺登自曝避难生活

斯诺登的回忆录《永久证据》

斯诺登的回忆录《永久证据》

  ■2013年,斯诺登通过媒体揭露美国政府广泛监听国内外电话并监视互联网通信内容。美国政府随后以间谍罪、盗窃罪和未经授权泄露国防及情报信息的罪名对斯诺登发出通缉。此后斯诺登获避难许可,在俄罗斯居住多年

  ■这一次,斯诺登决定揭露自己的秘密。9月17日,斯诺登的回忆录《永久证据》在全球多个国家出版发行。书中,他讲述了自己如今的生活和他如何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披露政府大量收集民众电子邮件、电话和互联网活动的秘密细节

  在饱受六年争议之后,沉寂多时的全球最知名的揭秘者爱德华·斯诺登又出现了。这一次,他决定揭露自己的秘密。9月17日,斯诺登的回忆录《永久证据》在全球20多个国家出版发行。

  如今,36岁的斯诺登住在莫斯科市郊一间小公寓,通过视频直播赚点生活费,两年前与相恋多年的女友结婚。本想靠这本回忆录养家糊口,没想到,新书刚发行,美国司法部17日就以其新书违反“保密协议”的理由对斯诺登提起诉讼,并试图没收他的新书所获取的收入。

  谈揭秘

  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安全

  脸部辨识恐成

  人类隐私最大威胁

  斯诺登曾任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电脑工程师与美国国家安全局(NSA)雇员,他在工作时发现美国与英国共同参与的“棱镜计划”,该计划以非法方式监控全球公民的电子邮件、影片、照片等所有资讯,包括法国、德国在内的欧洲主要盟友几乎都在美国的监视当中。

  2013年6月,斯诺登向美国《华盛顿邮报》和英国《卫报》,提供了一系列有关美英特工部门进行全球互联网监视跟踪计划的机密材料,披露了“棱镜门”事件。美国政府随后宣布通缉斯诺登,并以间谍罪等3项重罪对其进行起诉,回国将面临20年刑期。2013年8月,斯诺登成功躲过美国追缉,从中国香港逃往俄罗斯。他获得俄罗斯居留许可,每3年得申请延长1次,最近的居留许可将在2020年到期。

  在回忆录中,斯诺登表示,当揭秘事件发生后,美国国会陆续通过《美国自由法》、修正《爱国者法》,并规定政府只能在法院批准下才能取得特定案例的通信联络记录,大大限制了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监控行动。但斯诺登认为,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好,最大的危险还在后头,因为脸部辨识、图形辨识等AI技术不断进化,“人类未来要面对的最大隐私威胁正是越来越发达的人工智能技术,还包含人脸辨识及图形辨识。一台装有AI的智慧监控镜头,不会是单纯的录像机,而更像是机器警察。”

  谈生活

  靠视频直播赚取生活费

  已经避难6年

  每年能见家人1次

  现年36岁的斯诺登住在莫斯科市郊的一间小公寓,主要工作就是接视频演讲赚取生活费,他会通过视频直播向海外的网友发表演说,赚取讲师费用,有时露一次面可以拿到超过1万美元。斯诺登描述自己是“自愿待在室内的猫”,相当享受一整天窝在电脑前,与海外支持者对话的时光。

  斯诺登在俄罗斯的生活不受限制,但他仍被限制出境,不能离开俄罗斯领土。爱好旅游的他曾去过圣彼得堡与索契。他还在回忆录中罕见地公开称赞俄罗斯的风土人情,过去他担忧被美国民众视为叛徒,所以从未提到这些亲身经历。他写道:“这是全球最美丽的国家之一,民众也很友善,但在CIA眼中,这里只是敌方堡垒而已……”

  现在的斯诺登,已不需要时时带着太阳眼镜、帽子和夹克等伪装工具,他可以在莫斯科四处活动,搭乘地铁与朋友见面或观赏芭蕾舞剧,在咖啡馆和餐馆与朋友见面,与一般人无异。他写道,他现在已经能过上正常生活,不像2013年刚抵达莫斯科时孤立无援。

  斯诺登写道:“刚到俄罗斯的时候,无论走到哪里,我都试图改变自己的外表,有时我会刮掉胡须或戴上其他款式的眼镜。如今已经避难6年,每年能见家人1次,但依然觉得自己很幸运。我再也不畏惧美国可能发起的报复,那只能证明我做得对。但打车时,我不会告诉出租车司机我家的具体地址,而是选择公共汽车站或住处附近的某栋房屋前下车,再从那里步行回家。”

  谈过去

  良心不安决心揭露事实

  最大遗憾是

  帮美国创建监听系统

  斯诺登在回忆录中讲述了自己如何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披露政府大量收集民众电子邮件、电话和互联网活动的秘密细节。他成为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一名承包商雇员后,他发现高科技间谍力量越来越令人惊骇,“每个人的通信都被监控,只要输入某人的基本信息,就能浏览他们的上网历史、电子邮件和通话记录等,分析人员利用政府的情报收集功能来阅读现任和前任恋人的电子邮件,并在网上跟踪他们。”

  随着斯诺登的研究越来越深入,他发现了更多高度机密,比如“棱镜”计划,美国国家安全局曾利用该计划监控全球通讯。他在为国安局和中情局工作的7年里得出结论:美国情报机构侵犯了宪法,把每个人的自由置于危险之中。他写道:“良心不安的我决心揭露一个事实:我的国家在公民不知情或未经公民同意的情况下,开发并部署了一个大规模的全球监控体系。”

  斯诺登对自己曾在美国国家安全局中扮演的角色感到后悔。他说:“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将永远存在,不是因为我们想要记住,而是因为我们不再被允许忘记,帮助(美国)创建监听系统是我最大的遗憾。”

  斯诺登在回忆录中写道,他在搜罗秘密文件时,曾把搜到的资料都存在一台旧电脑。他想搬走这台电脑时被一位主管叫住,“你在干嘛?”。他回答:“我在偷机密啊”。当下,两个人都笑了。当时主管完全不知道,斯诺登说的都是实话。

  谈未来

  最终目标想回国

  前提是

  要一场公正的审判

  “我们于2013年6月23日降落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机场,原以为会在这里停留20个小时,但这次中途停靠持续了将近6年,流亡是一场没有尽头的停留”,斯诺登在回忆录中写道。斯诺登对未来有何打算?

  9月14日,斯诺登在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暂居俄罗斯6年,明年期满后很希望获得法国庇护。斯诺登表示,他曾于2013年向法国申请庇护,当时的总统奥朗德拒绝了,他现在很希望现任总统马克龙同意给予庇护。

  斯诺登坦言:“全球最强大的国家希望我从这个世界消失,他们不在乎我入狱还是入土为安,只想让我消失。我估计自己可能终有一天被‘自杀’,假如我坠楼,那肯定是被人推出窗外。”

  9月16日,斯诺登通过视频连线现身美国电视节目,这也被视为是斯诺登多年来首次与美国媒体直接互动。他表示,自己希望回到美国,这也是他的最终目标,但前提是要能够得到公正的陪审团审判。

  在斯诺登的回忆录发行的当天,美国司法部对斯诺登提起诉讼称,作为中情局前雇员和美国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前雇员,斯诺登出版的新书《永久证据》在出版前未提交相关部门审查,违反了他与上述两部门签署的保密协议,向斯诺登提出民事诉讼,试图没收斯诺登出版新书所获得的收入。

  对此,9月18日,斯诺登表示,美国政府的诉讼说明《永久证据》是一本“美国政府不想让你读到的书”,不过这或许能给新书带来更多关注。

  (本组稿件综合新华社、华商报)

  斯诺登的那些秘密

  从小爱玩电脑与电玩 “9·11”事件让其做了从军的决定

  斯诺登还在回忆录中透露,两年前,他与相恋多年的美国女友米尔斯在俄罗斯结婚,两人携手走过风雨终于修成正果。米尔斯2006年开始与斯诺登相恋,在其揭秘“棱镜”计划并流亡俄罗斯后,仍一路支持他,不离不弃。过去极少谈论私人生活的斯诺登,首次在回忆录中敞开心扉,形容米尔斯为“此生挚爱”。他在书中透露,两人在约会网站上张贴自己的档案和照片,让陌生人评分,自己给了米尔斯10分满分,不过米尔斯只给了他8分。

  31岁的米尔斯来自美国巴尔的摩,是一名芭蕾舞演员。就性格而言,如果说斯诺登是个沉默寡言的人,米尔斯则完全相反,她经常在社交账户上发布自己的生活照片。2013年“棱镜门”事件爆发后,斯诺登做出了分手的决定。米尔斯一度感到困惑和绝望,她关闭了博客和所有社交网络的账户。2014年10月,米尔斯克服重重困难,前往俄罗斯与斯诺登重逢。现在,他们俩在莫斯科的公寓里过着幸福的二人世界。斯诺登还透露,妻子米尔斯的俄语比他好很多。

  回忆录中写道,当年,斯诺登并没有告知米尔斯自己的揭秘计划,担心她受到牵连。斯诺登流亡俄罗斯后,女友终于抵达莫斯科来看他,他一开门迎接却被女友狠狠扇了他一耳光。不过米尔斯随即表示非常爱他,也支持他的揭秘行动。

  斯诺登还在回忆录中讲述了自己的童年秘事。他写道,他从小就很爱玩电脑与电玩,最爱的游戏是任天堂的“塞尔达传说”与“超级马里奥”等系列。他在少年时期曾侵入一家位于洛杉矶的核武研发机构,并把安全漏洞通报给政府,政府高层还因此亲自致电给他的母亲道谢。

  斯诺登在回忆录中还提到了“9·11”事件,他写道,当时,有10万名美国间谍被召回机构,他们知道工作失败了,感到愤怒又感到内疚。当时,年仅20岁的斯诺登是IT工程师,他的工作很舒适也没有什么挑战。“9·11”事件让他开始思考,原本他认为自己从小长大的国家是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没有敌人,却因为“9·11”的恐怖袭击改变了一切,他开始在网上大量阅读相关资料,最终他决定加入军队,在终端机前为国家工作。

  就是这一个从军的决定,让斯诺登从一个痴迷科技的青少年到供职于美国强大的情报机构,再到决定揭露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美国国家安全局在“9·11”事件后建立大规模监控网络。

点击进入专题:

斯诺登寻求法国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