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指地下钱庄的新司法解释对电子支付的影响

时间:2019-10-09 13:03:06 | 作者:贵州新闻网 | 来源:新闻资讯网

为依法惩治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非法买卖外汇犯罪活动,维护金融市场秩序,2019年1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非法买卖外汇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解释》共12条,自2019年2月1日起施行。对于支付行业而言,这是近期第二个重要的涉支付的新刑事司法解释(另一个是2018年11月修改的《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信用卡司法解释》)。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发布新闻稿时用《“两高”发布司法解释依法严惩涉地下钱庄犯罪》作为标题点明本次司法解释的规制重点,但是其条文规制范围对于支付业来说,并不仅限于地下钱庄问题,事实上对于支付业的诸多问题都进行了规定。支付作为诸多刑事问题的通道和环节,已经越发引起司法机关的关注,采用刑法手段对支付界的乱象进行处理将逐渐成为司法的惯常手段。

01、《解释》的法律背景

司法解释的制定是基于法律在司法应用实践中存在的问题,《解释》围绕的核心法条是刑法第225条非法经营罪,该罪以维护市场秩序为其目的,涉及范围广泛,是我国应用最为广泛的犯罪之一,甚至经常被认为是“口袋罪”。该条对犯罪形态的描述为“违反国家规定,有下列非法经营行为之一,扰乱市场秩序”,在1997年刑法大修之时,违法支付并没有直接纳入该罪的条文,而只能通过兜底条款“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纳入该法的调整,在2009年2月28日制定的《刑法修正案(七)》对该条进行了修改,增设入罪内容——“非法从事资金结算业务的”作为一种法定形态进入刑法,成为了支付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但是对于什么行为是“非法从事资金结算业务”,则由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通过司法解释和各级法院检察院通过实践进行掌握。

2009年10月12日制定的《信用卡司法解释》,在其第七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使用销售点终端机具(POS机)等方法,以虚构交易、虚开价格、现金退货等方式向信用卡持卡人直接支付现金,情节严重的,应当依据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经营信用卡套现业务成为第一种被司法解释明确的“非法从事资金结算业务”的形态。而这一条文在2018年11月的修改中并未做任何变化,仅仅是在条文序列上变动为第十二条。随着支付业态的变化,除了经营信用卡套现以外,已经出现大量的其他形式的非法从事支付结算业务型非法经营罪的案件,这些案件的法律适用缺乏有操作性的司法解释的引导,只能直接适用刑法,由此引起的争议很多。

经过十年的审判实践,非法从事支付结算业务型非法经营罪已经积累了大量的案例和实践经验,对实践中为常见的此类犯罪行为有必要通过司法解释对其进行明确化。在此背景之下,《解释》第一条就明确了三类行为属于刑法205条中的“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包括:“一是使用受理终端或者网络支付接口等方法,以虚构交易、虚开价格、交易退款等非法方式向指定付款方支付货币资金的;二是非法为他人提供单位银行结算账户套现或者单位银行结算账户转个人账户服务的;三是非法为他人提供支票套现服务的;”此外再用“四是其他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情形”作为兜底条款。对于电子支付业务而言,该解释影响范围主要是涉第一款和第二款类行为。

解析:非法向指定付款方支付资金

对于银行卡类业务而言,《解释》所明确的第一种犯罪形态“使用受理终端或者网络支付接口等方法,以虚构交易、虚开价格、交易退款等非法方式向指定付款方支付货币资金的;”与之前《信用卡司法解释》“违反国家规定,使用销售点终端机具(POS机)等方法,以虚构交易、虚开价格、现金退货等方式向信用卡持卡人直接支付现金”两者存在极大的相似性,都是采用虚构交易、虚开价格、退款等方式,但是在行为上存在一些细节差异而显著扩大了犯罪圈。《解释》将犯罪工具从POS机,扩展到所有终端类型,将ATM等也纳入其中;《解释》将行为违法性从“违反国家规定”扩展到所有“非法方式”;《解释》将套取的金额来源和返还对象从“信用卡持卡人”扩展到不限制支付工具类型的“指定付款方”。由此在新的《解释》之下,一些过去常见的制度套利行为也被犯罪化,例如为了推广普惠金融、农村金融,在助农ATM机取款有返点补贴,有灰色产业从业者就向他人收集储蓄卡后,通过取现方式套取助农补贴,这一模式符合《解释》的法定违法形态,也被纳入非法经营罪的范畴之内。